本来当初打算14年每天争取出一篇小稿子,同时也便于理清自己比较紊乱的思路。拖到元宵刚过,请无视那情人节的称谓。今天看到虎嗅的一篇“把可穿戴设备做成能穿戴设备”稿子,想到之前寒假一直想写的一些东西,于是有这篇文章的出现。

寒假期间夹杂着一个春节,从百度地图之前高调发布LBS迁徙图,到小年前后爆红的微信红包,然后到春晚前各个互联网大佬们投放的央视广告,一时间又印证了所谓的互联网思维,于是大街小巷遍地谈。微信红包由于建立用户数庞大的微信上,所以吸引的目光自然是相当多,同时发现朋友圈中传统行业好友突然间也竟然发出“微信支付包抄支付宝无线支付”、“微信红包互联网思维典型案例”等诸如此类的话语。

可是微信红包当真有那么成功?据消息红包事业部是12月初成立(出自某V微博,不可考),同时也历经各种修改才出现到大家喜闻乐见的抢红包这一方式。相比支付宝红包的冷清,微信红包可谓红极一时。微信红包的好玩加天然的社交分享元素,必然导致其的爆发性扩张。在微博上各种关于抢微信红包段子也开始流传出来,其中也不乏夹杂一些公关稿件,笔者惊奇发现一些传统行业加V账号突然也加入评论行列,表示微信红包已经秒杀支付宝手机钱包,甚至给出了将近2亿的银行卡绑定数量的数据(其微博未引用网址),大有腾讯高层的评论姿态。这次微信红包对支付宝手机钱包具体的冲击,笔者没有直观的统计数据所以未做分析,但是肯定的是微信红包虽红,但是也大部分是局限在互联网圈子(有行业微博统计过)的年轻用户,同时也对于阿里今年上市的估值也造成了一定的冲击。

微信通过抢红包虽然在短期内积累了大量的用户,其中也有大部分是绑定银行卡用户(微信官方称红包如果不绑定银行卡提现,也可以充值话费),但随之而来便是如何提高用户活跃度和交易额的提升,这些都是微信支付需要面对的现实困境。当然财付通与微信支付合并后,也可以打通一个购物的小闭环。微信支付通过抢红包增加了“可”支付的概率,但并不代表成为“能”常用支付入口。

最后吐个槽,关于朋友圈从去年10月份刷的各种所谓微信营销广告,加上各种月入百万的噱头,甚至耸人听闻的提到不懂微信营销就不懂21世纪的互联网。现在互联网入口概念的逐渐模糊化,把未来机会全部押在一个app上未免过于夸张。微信诚然是一个伟大的产品,但是它的过度商业化一定是张小龙等不愿看到的,否则也不会现在开始的慢慢打压微信个人大号。但,微社区和广点通还是留给大家很大的关于提升账号活跃度和流量套现的遐想空间。